哎...看來這篇還是免不了要欠過年囉Orz......



中文片名:德州電鋸殺人狂
英文片名:The Texas Chainsaw Massacre
導演:Tobe Hooper (托比‧胡柏)
國別:美國
年份:1974

===============================================================

身為一個Cult恐怖片迷,假如沒有看過正宗原版《德州電鋸殺人狂》(The Texas Chainsaw Massacre, 1974)的話,大概會是一件讓人深感遺憾和羞愧的事情。此片在許多Cult恐怖片迷的心目中,都是一部最令人毛骨悚然的電影,同時也開創了深受青少年喜愛的「殺人狂電影」(Slasher)類型,可以說是影響後世最深遠的恐怖片之一。我曾經看過第二、三集和狗尾續貂的「The Next Generation」(1994),甚至還看過2003年重拍的版本,但卻一直都沒有機會觀賞最原始的正宗第一集,對我來說確實是一件羞於啟齒的憾事。好在最近終於得知香港有發行VCD,於是就火速訂購一片回來欣賞,雖然VCD的畫質有點不夠理想,但總算能解脫我多年來無緣得見的遺憾。

跟2003年重拍版那種單純的青少年恐怖片比較起來,1974年原版不只有更為出色的氣氛經營,而且有許多意在言外的社會批判,在恐怖電影史上也有承先啟後的地位價值。不過這畢竟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老電影,對於現在的年輕影迷來說,或許無法深入瞭解影片中所隱藏的寓意,對此片如何傳承和開創恐怖類型的過程可能也沒有什麼認識。因此我想要先簡略地回顧一下近代恐怖片的發展歷程,再來探討此片的創作背景和編導手法,最後則是概略地追蹤其影響後世恐怖片的足跡, 做一個比較完整詳盡的觀影報告,希望對喜歡恐怖片的影迷能夠有些幫助。

一、新型恐怖片的興起

我們可以把越戰當成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來將美國恐怖片粗略地分為兩個時期。越戰之前的恐怖片大多是一些歌德式的怪物電影,像是吸血鬼、狼人或外星異形等等,反映出冷戰時期美國民眾對外國人滲透的恐懼和仇恨。然而在越戰之後,這些老舊的恐怖題材已經顯得不切實際,無法忠實呈現出民眾真正的焦慮和挫折感。當時人們在電視新聞中看到美軍在越南戰場的悲慘景象,嚴重打擊到美國人想要成為世界主宰的天真夢想,加上國內頻傳的反戰示威、種族歧視衝突、警察過度暴力和層出不窮的連環血腥殺人事件,甚至是水門案造成總統下台的政治醜聞等等。這些民眾日常生活中所見到如惡夢般的暴力情景,都是老舊的恐怖題材已經無能為力表達得出的,於是一股新興的恐怖片類型就在這時順勢而生了。

第一部創新恐怖類型的成功典範是1968年的《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導演George A. Romero以這部低成本的處女作一鳴驚人。此片生動地描述了死人復活群起攻擊人類、吞噬人肉的恐怖景象,有人認為這些僵屍可能是象徵越戰陣亡者,也有人認為是譬喻著種族分裂後的悲慘情景。無論如何解釋,此片都可以說是美國1960年代的縮影,對當時動盪不安的政局和紛擾的社會亂象提出批判,把民眾的恐懼夢魘轉化成一部寓意深刻的末日啟示錄。另一部小成本立大功的新型恐怖片是1972年的《魔屋》(殺人不分左右)(The Last House on the Left),導演Wes Craven同樣也是以這部處女作一砲而紅。此片描述三名暴徒在姦殺兩個年輕女子之後,竟然無意中跑到被害者的父母家裡,這對父母在得知真相後就展開血腥的報復行動。Wes Craven將片中的暴力場面處理得極為真實殘酷,其目的是要抗議越戰淪為電視新聞中的垃圾,造成觀眾對暴力逐漸感到麻木不仁。



同時期還有兩部比較傾向主流的驚悚片,跟新型恐怖片之間有非常密切的關係。其中一部是Sam Peckinpah導演的《我不是弱者》(大丈夫)(Straw Dogs, 1971),敘述一個溫文爾雅的數學家和妻子搬到英國鄉間居住,卻被當地的居民攻擊和強暴他的妻子,在忍無可忍之下展開一場瘋狂血腥的奮戰。另一部則是英國導演John Boorman來美國拍攝的《激流四勇士》(Deliverance, 1972),敘述四名都市人利用周末到偏遠山區的河流划獨木舟冒險,不料卻遭受到當地深山野人的偷襲,結果演變成一段充滿酷刑、強暴和兇殺的恐怖假期。這兩部電影都是描寫邊遠荒山林區的野蠻殘酷,普通人在此遭受到沒有任何理由的意外攻擊後,被迫要反擊來保衛他們自己以求生存。這種新興類型的主題似乎在反映出,傳統的家庭生活和中產階級的生活方式,被來自家門遠處的非法勢力所圍攻和威脅。在文明的美國人和邊遠地區之間好像有一條清楚的分界線,邊遠地區的人們變成是天生的野蠻殘酷,對所有的外來者都抱持著一種根深柢固的憤恨。

二、電鋸殺人狂呼嘯出擊

在《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開啟了美國恐怖片的新紀元之後,真正唯一能夠延續這股熱潮、進一步孕育出恐怖新品種的電影,就是1974年的《德州電鋸殺人狂》(The Texas Chainsaw Massacre)。導演托比胡柏(Tobe Hooper)在當時還是一個籍籍無名的大學教授,他用不到二十萬美元的拮据成本和簡陋的器材技術,把真實兇殺案、鄉野怪譚和社會議題熔合為一爐,炮製出一部讓人頭皮發麻、背脊發涼的經典恐怖片。這部電影的成就在如今聽起來很像是一則傳奇,據說第一批觀看的民眾都被嚇得半死,有人還受不了就當場昏厥或嘔吐,許多人看完後害怕得不敢走夜路回家。此片很快的就成為午夜電影院中最受歡迎的Cult恐怖片,同時也吸引到不少主流觀眾的注意,大家都同意此片是有史以來最讓人感到不安的電影,從此以後恐怖片的面貌將會永遠改觀。

《德州電鋸殺人狂》的劇情其實非常簡單直接,常看美式恐怖片的人或許會覺得很耳熟能詳,因為此片的情節經過後人多年來的抄襲模仿延用之後,已經變成一種最典型的恐怖片標準公式。此片以德州某個偏遠小鎮發生離奇的盜墓案揭開序幕,一群年輕人開車回到故鄉探視先人的祖墳,順便到荒廢已久的童年住所遊玩狂歡。他們在途中遇到一個搭便車的怪人,那位怪人瘋癲的舉動讓他們飽受驚嚇,然而這些卻只是後來一連串血腥殺戮的開端而已。在距離他們童年故居不遠的一間神秘房屋中,竟然潛伏著一個頭戴人皮面具、手持巨大電鋸的瘋狂殺手,這群年輕人幾乎是一個接一個慘遭無情的屠殺。不過更可怕的還在後頭,住在附近的居民似乎都跟這個殺手有關聯,赫然形成一群以吃人肉維生的變態殺人狂家族。

看過這部電影的觀眾通常都會提出一些疑問,那就是片中所描述的是否改編自真人實事?那個可怕的電鋸殺人狂究竟有沒有被逮捕歸案?此片嚴格來說並不是改編自真實的兇殺案,德州當地也沒有出現過這位電鋸殺人狂,兇手的原型其實是取材自1950年代變態殺人魔艾德蓋恩(Ed Gein)的事跡。艾德蓋恩是美國犯罪史上最著名的連續殺人狂,他犯下的謀殺案其實不算很多,但他對待受害者的變態行為卻是令人震驚。當警方逮捕到他的時候,發現最後一名受害者已被砍掉頭顱、挖空內臟,屍體就像被屠宰的動物一樣倒吊在架子上。他的房間裡面還堆滿了用人類肢體做成的手工傢俱製品,有人皮做成的燈罩和椅子、頭骨做成的湯碗、嘴唇做成的項鍊、陰道和乳房做成的背心和乳頭做成的皮帶,最著名的則是幾件用女性皮膚製成的大衣和臉皮面具。艾德蓋恩坦承說,他會穿戴上這些人皮大衣和面具,把自己裝扮成女人的模樣。

(左上圖:美國犯罪史上最著名的變態殺人魔 Ed Gein
 右上圖:《驚魂記》中內向、害羞、戀母的 Norman Bates
 左下圖:《德州電鋸殺人狂》中頭戴人皮面具、手持巨大電鋸的 Leatherface
 右下圖:《沉默的羔羊》中穿戴人皮、打扮成女人模樣的 Buffalo Bill)


艾德蓋恩的變態行為雖然是令人髮指,但他的遭遇也有值得同情和深思的地方。艾德的母親是一個極度嚴苛和信仰虔誠的天主教徒,從艾德小時候就對他灌輸極端的宗教思想,除了去學校上學之外不允許交任何朋友,還恐嚇兒子說除了她之外的女人都是危險的妓女。艾德就在母親強勢的管教之下長大,因此導致他的性格孤僻和不明常情世理,他的思想在精神壓力和虐待下也變得極度扭曲。當艾德的母親和父兄相繼去世之後,孑然一身的他無法忍受孤單寂寞,於是就先把母親的屍體保留在家中,自己也打扮成母親的模樣在家裡走動,最後更變本加厲犯下盜墓和殺人毀屍的罪行。艾德蓋恩的故事是研究變態犯罪心理學的最佳範本,而且也是驚悚恐怖電影經常引用的好題材,最著名的是希區考克導演的《驚魂記》(Psycho, 1960),將戀母情結的病態心理描寫得非常淋漓盡致。另外一部《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1991)則是更加大膽露骨,片中那個穿戴人皮、打扮成女人模樣的殺人魔「水牛比爾」,就是從艾德蓋恩的形象轉化而來的。

在眾多取材自艾德蓋恩傳奇的驚悚恐怖電影之中,《德州電鋸殺人狂》可以說是最聳動駭人的一部,片中那個頭戴人皮面具、手持巨大電鋸的殺人狂「皮臉」(Leatherface),絕對會讓觀眾留下終生都無法磨滅的深刻印象。導演托比胡柏曾經說過此片的靈感是來自聖誕節購物的經歷,當年他還只是大學教授和業餘的紀錄片攝影師,有次他在家五金行被擁擠的人潮擠得喘不過氣,突然間他看到擺在貨架上的電鋸,讓他興起一股想拿著電鋸殺出一條血路的瘋狂念頭。就在這個時候,整部電影的構想就好像在他的眼中呈現出來,於是他回家後隨即動手寫下劇本,然後召集學校師生來拍攝這部地下恐怖片。其實這並不是第一次有人將電鋸引進到恐怖片,早在兩年前Wes Craven導演的《魔屋》(The Last House on the Left)中,那個悲憤的父親就曾用電鋸來懲處殺害女兒的兇手。不過托比胡柏創造出來的電鋸殺人狂,那種祭祀性瘋狂殺戮卻更加令人感到不安,儼然已經成為恐怖電影史上最讓人戰慄驚懼的象徵圖騰。

三、電鋸無情大屠殺

導演托比胡柏在此片開頭用了一些非常巧妙的花招,這些花招應該是借用自Wes Craven的《魔屋》(The Last House on the Left),但是卻發揮得更加淋漓盡致。在片頭字幕滾動上升的時候,知名播音員John Larroquette用他那低沉冰冷的聲音,對觀眾訴說著一件如噩夢般的血腥謀殺案,被害者人名和案發的時間地點一應俱全,讓觀眾誤以為這是一部改編自真人實事的電影。緊接著在一片昏暗漆黑的夜幕中,只聽到沉重的挖土聲和微弱的喘息聲,然後隨著相機閃光燈點亮的剎那聲響,乍現出一具具讓人毛骨悚然的屍塊殘骸。最後則是在如浴血般火紅的晨曦曙光下,不知從哪裡傳來離奇盜墓案的新聞播報聲,隨著鏡頭逐漸拉遠後呈現在觀眾眼簾中的,赫然是一對腐屍被綁在墓碑上的怪異景象。這段片頭拍攝的質感雖然是非常粗糙,然而在這種以假亂真的效果渲染之下,卻又讓人不禁產生一種恍惚在觀看真實紀錄片的感覺。其實整部電影看起來就像是一部低成本的紀錄片,粗糙的影像品質和沒名氣的演員,再加上不時插播的新聞片段,所營造出的真實氣氛卻會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未完,待續)

===============================================================

劇照欣賞..........

德州某個偏遠小鎮發生離奇的盜墓案......


一群年輕人開車回到故鄉探視先人的祖墳,順便到荒廢已久的童年住所遊玩狂歡......


在途中遇到一個搭便車的怪人,那位怪人瘋癲的舉動讓他們飽受驚嚇......


公路驚悚片中最常見的古怪加油站......


加油站的古怪老闆......


青少年恐怖片必備的養眼鏡頭......


潘(Teri McMinn飾)意外闖入堆滿骨骸的房間......


潘遭受到皮臉怪人的攻擊......


像豬肉般被掛在鐵勾上......


手持巨大電鋸的皮臉怪人......


電鋸大屠宰......


莎莉(Marilyn Burns飾)和皮臉展開一場惡夜瘋狂追殺......


如僵屍般的老爺爺愉快地吸吮著莎莉手指上的血......


莎莉即將要像豬隻一樣慘遭屠殺......


黎明的電鋸瘋狂大追殺......


好膽別走......


憤怒的皮臉在朝陽映照下揮舞著電鋸......

 

全站熱搜

Pro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