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式西部片的領域有三位名字同樣叫做「塞吉奧」(Sergio)的導演,最著名的當然是以《鏢客三部曲》(Dollars Trilogy, 1964-1966)樹立典範的塞吉奧·李昂尼(Sergio Leone),其次是以《荒野一匹狼》(Django, 1966)另闢巧徑的塞吉奧·柯布奇(Sergio Corbucci),而第三位就是塞吉奧·索利瑪(Sergio Sollima)。塞吉奧·索利瑪生平創作的三部西部片都堪稱是傑作,尤其首部作品《大捕殺》(The Big Gundown, 1966)更是備受推崇,著名影評人里奧納·馬丁(Leonard Maltin)甚至讚譽此片為僅次於《鏢客三部曲》的最完美的義式西部片之一。

《大捕殺》當年在美國上映時被發行的哥倫比亞影業修剪成95分鐘和89分鐘兩種版本,只有歐洲上映的才是110分鐘原始版本,我八年前看的就是95分鐘美語配音版。直到2013年底,Grindhouse Releasing才跟哥倫比亞影業合作發行了110分鐘義大利語原音修復版,我們後人也才終於有機會見識到這部經典的完整面貌。

曾經以《黃昏雙鏢客》和《黃昏三鏢客》的硬漢角色聞名於世的性格演員李·范·克里夫(Lee Van Cleef),在本片擔綱飾演一位名叫柯貝特的賞金獵人,他強悍正直的作風讓德州一帶的歹徒都聞風喪膽。當地的鐵路大亨布洛克斯頓願意贊助他去競選參議員,以便將來幫助大亨完成興建連接德州和墨西哥的鐵路之計劃,條件是他必須先將一名綽號「古希洛」(西班牙語原意是「小刀」)的墨西哥混混逮捕歸案,那名墨西哥混混據報姦殺了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於是他從美國德州一路追捕那個墨西哥混混直到墨西哥境內,不過那個墨西哥混混非常狡猾,屢次從賞金獵人的手中逃脫……

本片將賞金獵人和墨西哥混混之間的關係描寫得相當有趣,讓我不禁聯想到《黃昏三鏢客》中好漢和醜漢之間的明爭暗鬥,他們兩人原本單純是如同獵人追捕獵物般的敵對關係,不過在經過數次針鋒相對的纏鬥之後,獵人逐漸發現他的獵物可能只是某種陰謀下的犧牲品,最後在命運的玩弄之下他們竟然就變成了生死與共的夥伴。這是李·范·克里夫首部挑大樑主演的電影,他所扮演的賞金獵人幾乎是完全復刻《黃昏雙鏢客》莫迪默上校的形象,他根本不必演戲就能將那種不怒自威的正義使者詮釋得恰如其份,反正觀眾對他的固定形象也是樂此不疲。真正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其實是托瑪斯·米利安(Tomas Milian)所飾演的墨西哥混混,這個混混既邋遢猥瑣卻又機智迷人,讓人又愛又恨,古巴裔演員托瑪斯·米利安將這個複雜角色演繹得魅力十足,他的豪放跟李·范·克里夫的冷峻正好形成強烈的對比。

雖然有些人將此片歸類在「薩巴達西部片」(Zapata Western),不過主要情節其實跟墨西哥革命並沒有什麼太大關係,只有那位墨西哥混混對賞金獵人講述的身世才稍微有點沾上邊。他如此說道:「所謂的法律啊,有個人說得很好:就是將人區分為主人和僕從。我的國家有一堆法律,接著華雷斯(Juarez)帶來了革命,他說他將改變任人擺佈的生活,但是一切都沒有改變,日子還是跟從前一樣」。「華雷斯」應該是指十九世紀的墨西哥總統及民族英雄貝尼托·華雷斯(Benito Juarez),他曾經參與推翻獨裁者安東尼奧·羅培茲(Antonio Lopez)的起義,在擔任總統期間推行了許多社會改革,讓墨西哥人民享有了短暫的自由和民主,不過在他去世僅僅四年之後,波菲里奧·迪亞斯(Porfirio Diaz)隨即發動軍事政變奪取政權、實行了長期獨裁統治。後來1910年至1920年發生的墨西哥革命也只是各派系之間的爭權奪利,在夾縫中掙扎求生的普羅大眾是最無辜的受害者,就像此片那位出身農民的墨西哥混混一生窮困潦倒,只能流浪在美墨邊境到處招搖撞騙。

編導塞吉奧·索利瑪在這部西部槍戰冒險片中所講述的,其實是被誤解的貧農(代罪羔羊)對抗富有腐敗政治家的古老故事,身為生長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的義大利人,他對墨索里尼獨裁統治下的人民苦難生活一定有極為深刻的體認。本片的主題跟塞吉奧·李昂尼兩年後的《狂沙十萬里》有許多共同之處,都是描寫西部的現代化以及腐敗的富商如何操縱和利用窮人,不管是社會上或政治上這都早已是很常見的普遍現象。就像此片那位鐵路大亨懷抱著興建美墨鐵路的夢想,為了順利取得未來女婿所擁有的墨西哥土地,竟然不惜將女婿犯下的罪行誣賴給在場目睹經過的無辜墨西哥人。直到如今有很多美國人對墨西哥移工仍然存在著根深蒂固的偏見,認為他們可能都是潛在的犯罪者,像片中那位賞金獵人原本對此就深信不疑,在面對政治私利、經濟剝削和種族歧視的考驗之後,他才終於做出了正確的抉擇。

在賞金獵人追捕墨西哥混混的歷程中經過了數個社會階層,包括有墨西哥勞工村落、摩門教徒營地、小資產階級牧場和修道院,然後才進入到革命方興未艾的墨西哥,可說是描繪出一幅生動的美墨邊境眾生相。例如摩門教徒的片段就頗有諷刺的意味,賞金獵人在「拯救」了跟墨西哥混混打情罵俏的十三歲小女孩之後,原先他以為那位「天真無邪」的可愛小女孩是摩門教長老的女兒,沒想到童山濯濯的長老竟然回答說她是他的第四位妻子(當時摩門教是一夫多妻制)!而黑衣俏寡婦所擁有的牧場卻又是完全相反的景況,她像女王峰一樣統御著十個虎視眈眈的野蠻牛仔,每個路過牧場的男人總是被她飢不擇食地誘惑共享雲雨之歡,然後她就又像黑寡婦蜘蛛般將交配過的男人丟給那群牛仔鞭打,她就如同虐待狂似的看著男人被鞭笞流血而興奮不已。

最引人深思的可能是修道院的段落,那群修道士之中有一位退隱避世的前任職業槍手,眾修道士都稱呼他「史密斯·威森」(Smith Wesson),這名字是取自美國最大的手槍軍械製造商「Smith & Wesson」。退隱槍手一見到賞金獵人就看出他的身份,他對賞金獵人說道:「你那份責任可以在一年內改變一個人」。然後他借用賞金獵人的手槍來射擊樹木,槍法如神,百發百中,他接著說道:「三十年前的習慣還是改不了,我剛來修道院時都隨身帶著槍準備逃跑」,賞金獵人好奇問他:「你有這種槍法怎麼還有必要逃跑?」,退隱槍手就語重心長地回答:「我是因為我的良心,並非面對槍口的才是受害者,這點你很清楚,但你卻不在乎」。

最後來談一下本片的槍戰場面,片頭的三種决鬥就設計得相當別緻,三位亡命之徒要求跟追捕他們的賞金獵人决鬥,三種不同性格的歹徒,三種不同的膽識和心思,結果就有三種不一樣的死法。中段牧場十位牛仔對上賞金獵人的兩場槍戰,有快槍俠以一當十的典型决鬥,也有敵眾我寡、你攻我防的大廝殺。而片尾的幾場决鬥也都相當精彩,先是墨西哥混混的飛刀對决真兇的手槍,然後是賞金獵人和奧地利神槍手的雙雄生死鬥,那位奧地利神槍手的外型根本是拷貝名導演艾瑞克·馮·史卓漢(Erich von Stroheim)的形象,收尾則再奉送鐵路大亨和賞金獵人的長槍遠距離對射。這些决鬥都頗有《黃昏三鏢客》的那種韻味,不管是大遠景或人物面部特寫都非常類似塞吉奧·李昂尼的風格,我想應該是兩位導演的幕後工作人員都多有重疊所導致的吧?當然也包括顏尼歐·莫里克奈(Ennio Morricone)餘音繞樑的精緻配樂。

預告......


主配樂......


配樂組曲......

全站熱搜

Pro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