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轟動一時的《深喉嚨》變成只是一個塵封的傳奇......



目錄:

上篇:

一、美國色情電影的創世紀
二、色情電影進攻主流院線
三、《深喉嚨》的幕前幕後
四、《深喉嚨》帶動色情風潮
五、尼克森領軍的割喉戰爭
六、命運多舛的深喉嚨女主角--琳達‧拉芙蕾絲

下篇:

七、美國色情電影的黃金年代
八、色情電影興衰啟示錄
附錄一、美國色情電影重要作品年表(1969~1984)
附錄二、參考資料

===============================================================

最近看了一部記錄片《深入深喉》(Inside Deep Throat, 2005),主題是在探討1972年轟動全美的色情電影《深喉嚨》(Deep Throat),還有此片對當時社會所造成的影響和衝擊。《深喉嚨》是影史上最著名的色情電影,以25000美元的極低成本製作,但卻賺進了6億美元的票房收入(這個數字還有待商榷),堪稱是投資報酬率最高的一部電影。《深喉嚨》是首次引起廣泛大眾注意的色情電影,不僅開啟了美國色情電影工業的發展,更是在社會間爆發了一場傳統保守派對性解放潮流的論戰,媒體把這個現象稱為「色情風潮」(Porno Chic)。

《深入深喉》是由HBO所製作的記錄片,最早是在2005年的日舞影展首映,然後獲邀參加柏林影展,緊接著就在美國各地上演。此片的製作人是Brian Grazer,導演是Fenton Bailey和Randy Barbato,從800小時的人物訪談和新聞資料中剪接出90分鐘的影片。這部記錄片的野心相當大,內容非常豐富包羅萬象,從《深喉嚨》的影片內容和拍攝過程,談到觀眾爭相目睹的熱潮和尼克森領軍的禁制行動,還牽涉到性革命、淫穢作品法、女權運動和美國色情電影工業發展種種議題。對於不知道《深喉嚨》和相關事件的觀眾,或許可以從中得到一些粗略的印象,但是對於想要瞭解事情來龍去脈的人,就會覺得90分鐘的影片焦點過於分散而不夠深入。

《深入深喉》中有一個很有趣的片段,在每年一度的AVN成人片頒獎典禮會場內,年輕美豔的色情片女星忙著袒胸露乳吸引鏡頭,製作單位問她們有沒有看過《深喉嚨》,她們卻都只聞其名而從未看過,甚至還想不起女主角的名字。經過三十多年後,曾經轟動一時的《深喉嚨》變成只是一個塵封的傳奇,許多人都不瞭解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尤其是台灣這種封閉保守地區更是找不到任何資訊。於是我想要花時間彙整一些資料,試圖拼湊出一丁點概略的輪廓,希望對有興趣的人能夠有些幫助。美國現今的色情電影工業發展已經非常蓬勃和多樣化,每年的獲益早已經遠遠超越主流電影,如今再來回顧這段色情電影的萌芽過程,相信也是非常有意義和充滿趣味性的。

(以下四張圖為AVN成人片頒獎典禮會場訪談剪影)










一、美國色情電影的創世紀

「色情電影」(Pornography)通常被區分成「軟調色情」(Soft-core)和「硬調色情」(Hard-core)兩種。軟調色情片比較含蓄,沒有太多性器官的特寫鏡頭,各種性行為的拍攝都是採取模擬的方式。法國的唯美派色情片《艾曼紐》(Emmanuelle, 1974)、《O孃的故事》(The Story of O, 1975),以及美國色情片宗師魯斯梅耶(Russ Meyer)的性喜劇,都可以歸類在軟調色情片的範疇。硬調色情片就比較露骨,有大量的性器官特寫鏡頭,性愛場面的拍攝都是真鎗實彈而毫不避諱。本文中所提到的色情電影,則大多是以硬調色情片為主,也就是所謂的「成人電影」(Adult Films,俗稱A片)。

色情電影的歷史非常長遠悠久,可能都超乎你我的想像,自從1890年發展出電影拍攝技術之後沒幾年,這項新科技就被用來拍攝女性寬衣解帶的撩人姿態,進而到各種讓人臉紅心跳的交媾場面。1896年,當愛迪生的西洋鏡公司剛成立的時候,一位女攝影師William Heise便拍了一段長達數十秒的接吻戲,這段由兩位其貌不揚的舞台劇演員John Rice和May Irwin所演出的熱吻,雖然如今看來是很保守卻讓當年的觀眾大為震撼,成為旁觀和偷窺男女親密行為的色情片鼻祖。同一年,女演員Louise Willy就在法國片《Le Bain》中脫光衣服,緊接著法國和德國都拍攝了女性脫衣跳舞、運動或洗澡的影片。

(拍攝於1896年的接吻戲是色情片的鼻祖)


到了二十世紀初,阿根廷成為色情電影的主要製作中心,銷售給買得起35釐米放映設備的有錢人。第一部真正出現露骨性愛場面的色情片,據說是1908年由法國拍攝的《A L'Ecu d'Or》,劇情(假如算是劇情的話)描述一個疲倦的士兵和客棧的女僕幽會。另一部阿根廷的色情片《El Sartorio》可能還要更早,拍攝年代大約是在1907年和1912年之間,劇情敘述三個女人在河裡嬉戲,然後遭受到一個惡魔打扮的男人攻擊,片中有口交、陰道交媾和體內射精等等火辣的鏡頭。接下來由德國在1910年拍攝的《Am Abend》,則是描寫一個男人透過鑰匙孔偷窺女人自慰,然後這對男女就展開了一場肉搏戰,在此片中甚至還出現肛交的刺激畫面。色情電影第一次公開放映是在歐洲的某家高級妓院,主要是提供給等待消費的顧客觀賞,在1920年代,歐洲和美國的大型妓院中都有庫存的色情影片。

美國最早的硬調色情片可能是拍攝於1915年的《A Free Ride》,這部10分鐘的短片有戶外的風景、完整的劇情結構和大量使用字幕卡,拍攝技術和情節步調都非常專業,顯然是繼承了第一代主流外景電影的風格,只是多了露骨的性愛場面而已。劇情敘述一個男人讓兩個女孩子搭便車,把她們載到荒郊野外,然後男人下車解決生理需求,兩個女孩子在旁窺視後也興奮得蹲下來便溺,於是一男兩女就情不自禁胡搞瞎搞起來了。這部電影結合了汽車和性的主題,對於日後的色情片影響非常深遠,在色情片中搭便車和公路羅曼史都是很常見的題材。

在1920年代,較為平價的16釐米攝影機和放映機開始問世,帶動了地下色情電影產業,於是全美各地都有人製作和放映色情電影。放映的地點都是在一些男性聚集的場所,例如美國退伍軍人協會、扶輪社、大學兄弟會或男性單身派對之類的,所以被稱為「專供男性觀賞的影片」(Stag Films)。業者會帶著自己的放映機和影片到處去巡迴,執法單位很少去管這種所謂的「男性影片夜」,因為贊助的人可能是地方上有頭有臉的人士。只要安排的時間地點考慮周到,不要被婦女和小孩子看到,警察都會睜隻眼閉隻眼的,畢竟這已經是一種獲得認可的次文化了。

(疑似瑪麗蓮夢露在1948年拍攝的地下色情短片)


從1920到1950年代,色情電影大多是以16釐米拍攝,長度都是單捲約10~12分鐘,因為單捲膠片比較容易偷藏。而且幾乎都是默片(直到1960年代仍是如此),但還是可能有很多情節和對話,對話則是以字幕的方式來呈現。參與演出的都是一些不知名的演員,很多表演者其實大都是妓女和皮條客,因為她們對於暴露性器官是毫不在意,但是當時的性工作者仍被視為社會的恥辱,所以表演時多半都會戴著面具。以現在的眼光來看這種老舊的色情片,可能會覺得非常怪異或是感受到強烈的震撼,那種粗糙的黑白畫面,表演者的身材那麼平庸,而且是戴著面具的女人和只著黑襪的裸男,讓我們得以一窺美國保守年代中極為私密的另一面。

1950年代中期,更為廉價的8釐米設備接踵而來,要拍攝色情片或在家觀賞變得很容易,於是巡迴放映業者被自然淘汰掉。剛開始一些成人書店都不太願意銷售8釐米色情片,因此就改在理髮店、照相館、酒吧、加油站或卡車休息站等地來銷售。到了1960年代,另一種獲利更高的「偷窺機器」(Peep Booth)大行其道,其實就是一個可以鎖門的小房間,裡面有投幣式的8釐米放映機和螢幕,顧客只要投入兩角五分錢,就可以看兩分鐘左右的短片,影片會不斷重播(通常稱為「loops」),全長大約是12分鐘,等於是一人獨享的色情片。

初期的偷窺短片比較含蓄,通常是一個裸女在跳舞或轉圈,但隨著一般的電影變得越來越露骨,於是偷窺短片也就跟著大膽起來。色情短片中大部份的情節都被省略掉了,變成只是純粹的性行為而已。1960年代後期,所謂的「性剝削影片」(Sex Exploitation)和「春宮片」(Skin Flicks)漸漸受到歡迎,這種帶有含蓄性愛場面的影片,經常會在破爛的低級戲院上演。還有一些更簡陋的16釐米成人戲院更是不畏當局,放映起火辣的硬調色情短片,甚至連一些雜貨店也在後院做起了這種買賣。馬丁史柯西斯導演的《計程車司機》(Taxi Driver,1976)中,就有描寫到主角為了排遣寂寞而流連於成人戲院的情景,成人戲院成為那些孤獨男人滿足性幻想的場所。

(以下四張圖為《計程車司機》中的成人戲院片段)



這種16釐米成人戲院曾經在台灣的隱密暗巷裡出現過......


色情電影在1970年代攻佔主流戲院.......





二、色情電影進攻主流院線

在西方民主國家當中,美國算是電影檢查制度比較嚴格的,在1930年代所頒布的「海斯法典」(Hays Code)裡面,訂立了許多電影製作規範,尤其是在性題材方面有相當多的限制,使得色情電影根本無法形成氣候。數十年來美國本土的主流和地下電影,雖然不斷企圖挑戰傳統的電影檢查尺度,但都沒有什麼實質上的斬獲,沒想到真正引爆話題的突破性關鍵卻是一部瑞典藝術電影《我好奇,黃色》(I Am Curious Yellow, 1967)。這是一部主題嚴肅的左派思想電影,對於政治體制和社會現象都有極為深刻的探討,但因為片中有許多赤裸裸的男女性器官特寫和做愛場面,尤其是女主角撫弄男人的性器官和類似口交的鏡頭,所以引起了相當多的爭議。美國在1968年曾經禁演這部電影,但是經過導演和美國文化界名人的據理力爭,最後才得以順利上演。此案例終於促使美國電影協會下決心擺脫海斯法典,另外訂定分級制度,為日後的色情電影打開了一扇大門。

美國的色情電影雖然是到處氾濫,但始終還是無法登上主流院線的大銀幕,不過假如改頭換面以講解生理衛生的性教育影片方式出現,就可以通過電檢而得到上演的機會。成人電影的一股支流就是所謂的「性教育影片」(Adult Education),這類電影從保健和社教的觀點出發,以生理解剖圖和醫師旁白來介紹生命形成的過程,那些生理解說雖然是千篇一律乏善可陳,不過最妙的是會有真鎗實彈的男女交媾片段。Matt Cimber在1969年拍攝的《男人和妻子》(Man and Wife),就是屬於這種掛羊頭賣狗肉的性教育影片,以一對夫妻來講解示範各種做愛的姿勢,其中有些是模擬的、有些則是來真的,無論如何還算是能夠滿足觀眾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偷窺慾望。



色情電影另一種偽裝闖關的方法就是以記錄片的形式出現,記錄片可能會讓一般觀眾倒胃口,不過假如是採訪各國不同民情的性生活和性知識的話,則會讓觀眾大開眼界而趨之若鶩。丹麥的性開放在世界上是一馬當先,早在1967年就解除對色情電影業的所有限制。1969年,美國導演Alex de Renzy在參觀過丹麥舉辦的首屆色情業博覽會之後,就帶著攝影機走訪哥本哈根的紅燈區,拍攝了記錄片《丹麥的色情業》(Pornograghy in Denmark)。除了在街道訪問民眾對性開放的態度之外,還有色情俱樂部的現場表演秀,以及實地目擊成人電影的拍攝現場。此片於1970年在舊金山和洛杉磯分別以90和75分鐘兩種版本上演,後來90分鐘的版本被禁演沒收,但是兩地的賣座都相當不錯。

第一部劇情長片形式的美國色情電影是《夢娜》(Mona, the Virgin Nymph),於1970年在舊金山和紐約的戲院上演,很幸運的是沒有遭到執法單位的查禁。此片的製作和編劇是Bill Osco,兩位導演是Michael Benveniste和Howard Ziehm,主要演員有Fifi Watson、Judy Angel和Ric Lutze,但是影片中並沒有列出演職員表,因為怕檢警知道名字後會惹禍上身。劇情敘述一個已經訂婚的妙齡女子夢娜,她答應媽媽在婚前要保持處女之身,可是她心裡卻是搔癢難耐,想要先跟未婚夫嘗試一下口交的樂趣。這部電影有完整的劇情結構、鮮明的主題和角色關係發展,可以說是有露骨性愛場面的劇情片,也可以說是在傳統硬調色情片中注入血肉骨架,總而言之,此片已經為1970年代的美國色情電影勾勒出發展的藍圖。

除了匿名躲避檢警騷擾之外,另一種方法就是使用假名,第二部在戲院上演的成人劇情長片《校園女郎》(School Girl, 1971),導演Paul Gerber就是化名成David Reberg在舊金山闖蕩江湖。此片的女主角是可愛迷人的Debra Allen,劇情敘述一個大學女生黛比被指定要交一份報告,她選擇的題目是研究各式各樣、無拘無束的性愛,包括有電話性愛、色情文學、男對女、女對女和集體做愛等等。許多研究色情電影史的專家都忽略了這部作品,但還是有少數口味特殊的影評人對此片推崇備至,時代雜誌的專欄作家Richard Corliss就是其中之一,他說此片是他看過最親切、最廣博的色情片經典(The friendliest, most naturalistic porno I know)。



1972年是美國色情電影浮上檯面的轉捩點,同一年有兩部重量級作品在全國各地主流院線上演,掀起了一連串如狂波巨浪般的熱潮和論戰,正式宣告了美國色情電影黃金時期的來臨。其中一部是傑拉德達米諾(Gerard Damiano)導演、琳達拉芙蕾絲(Linda Lovelace)主演的《深喉嚨》(Deep Throat),詳細內容在下一個章節再來做完整的介紹。另一部則是米歇爾兄弟(Mitchell brothers)導演、瑪麗蓮湘柏絲(Marilyn Chambers)主演的《無邊春色綠門後》(Behind the Green Door),雖然在名氣上不如《深喉嚨》那麼響亮,然而其傑出的藝術表現卻讓影評人更為讚賞,所以經常名列影史十大色情片的榜單之中。

《無邊春色綠門後》的劇情敘述一個年輕女子遭受綁架,被賣到一家怪異的色情俱樂部接受訓練,然後像性奴隸般在觀眾面前表演各式各樣的做愛奇觀,結果她卻陶醉其中獲得了自身情慾的解放。片中充滿了許多禁忌的性幻想做愛儀式,包括女主角被一群同性戀的修女夾擊圍攻,身穿緊身衣顯露巨大生殖器的黑人,還有三個馬戲團的高空鞦韆表演者。最讓人驚訝的一幕是,其中一位鞦韆表演者對著女主角口中噴射而出時,竟然以慢動作重複捕捉還加上特殊效果,真的是媲美山姆畢金柏技法的腥羶芭蕾色情美學啊!此片如夢幻般的性愛奇想和藝術表現手法,甚至還吸引了不少女性觀眾的支持,堪稱是一部不可多得的情色藝術經典電影。

米歇爾兄弟是舊金山色情業的鬼才,除了以創意手法革新色情片之外,還為色情表演業提供了許多新穎出奇的點子,他們倆人開設的O'Farrell劇院是全國最高級的色情業聖地。可惜他們後來沉迷於毒品,甚至引發了兄弟相殘的悲劇,查理辛和艾米里埃斯特維茲主演的《Rated X》(2000),就是描寫這對傳奇人物的生平事蹟。除此之外,瑪麗蓮湘柏絲(Marilyn Chambers)也是色情業的超級巨星,她在拍攝成人片之前曾經是位廣告模特兒,還出現在「象牙香皂」(Ivory Soap)的包裝盒上面,如今這款包裝盒已成為收藏家的至愛珍品。她在成名後很大方地接受各大媒體的訪問,儼然就像是一位好萊塢的閃亮巨星,很成功的扭轉「成人片女星就是恥辱」的負面形象。1999年7月28日,瑪麗蓮以半百高齡在O'Farrell劇院重新復出,風韻卻絲毫不減當年,舊金山市長Willie Brown特別把這一天訂為她的紀念日(Marilyn Chambers Day),藉此表揚這位色情皇后的不朽成就。





三、《深喉嚨》的幕前幕後

1972年,達米諾(Gerard Damiano)在拍攝《深喉嚨》(Deep Throat)的時候,大概做夢也不會想到,此片竟然會成為影史上最著名和最賺錢的色情電影,並且在社會上引起那麼多風波和爭論,更令人絕倒的是,「深喉嚨」一詞甚至還變成政治新聞中的專有名詞。在《深喉嚨》出現之前,美國的色情電影雖然已經存在了幾十年,但都只能夠潛伏在地下進行秘密放映。《深喉嚨》使得色情電影能夠正式浮出檯面,成為中產階級民眾公開觀賞和討論的新興電影型態,奠定了往後美國色情電影工業蓬勃發展的基礎。

達米諾本來和妻子在紐約開設一家髮型屋,他喜歡幫女人理髮,跟她們很合得來,相處得久就漸漸了解她們的生活和喜好。女顧客會對他傾訴心事,他發覺大部份女人的婚姻關係並不愉快,結婚多年後難免會日久生厭。1960年代後期,他開始對拍攝電影產生濃厚的興趣,然而卻只能夠投身於地下色情電影行業,因為需要的成本很低,只要有人和場地就可以拍得出來。當年正是性解放思潮蓄勢待發的時期,他毅然拿起攝影機投入革命的最前線,因為他要站起來對大家說,「性是美好的、人體是美好的、沒有必要覺得羞恥」。或許就像他的伙伴朗韋勒姆(Ron Wertheim)所說的,「他還可以藉著拍戲的機會玩女人、而且能夠玩得到」,雖然他不一定懂得拍電影的技術,但是他經常在女人堆中打滾,確實懂得如何挑逗和取悅女人。

(《深喉嚨》導演Gerard Damiano)


達米諾是個頭腦敏銳的創作鬼才,他深知地下色情短片中單調的性愛場面,終究會讓觀眾覺得厭倦乏味,必須加入更多的劇情和幽默來豐富內容。他本來計劃要拍一部性教育片《上門應診的醫生》(The Doctor Makes a House Call),但是當他遇到女演員琳達拉芙蕾絲(Linda Lovelace),看到她讓人嘆為觀止的口交技巧之後,卻使得他突發靈感想出拍攝《深喉嚨》的絕妙點子。達米諾的伙伴們都反對使用「深喉嚨」這種奇怪的片名,他們認為這種片名沒有人會看得懂、不足以吸引人,應該改用「吞劍的人」(The Sword Swallower)之類比較通俗的,然而達米諾卻獨排眾議,他覺得「深喉嚨」應該會成為家喻戶曉的用語,從後來的事實發展可以看出他真的很有先見之明。

《深喉嚨》是一部略帶幻想意味的色情喜劇,故事講述女主角琳達(Linda Lovelace飾)雖然喜歡做愛,但是始終無法從中得到真正的滿足,沒有感受到那種如鐘聲響亮、水壩決堤、砲彈轟炸般的性高潮。室友海倫(Dolly Sharp飾)為她安排了一場雜交派對,讓她試過各種不同的做愛方式,不過還是沒有什麼多大的效果,於是海倫就建議她去找楊醫生(Harry Reems飾)接受治療。楊醫生幫琳達做了全身檢查之後,才赫然發現她的陰蒂竟然長在喉嚨深處,唯一的解決方法就是放鬆喉嚨肌肉、把整根陽具完全吞入嘴裏。這個醫生嘛當然是要救人救到底,接著就掏出他的過人之長來幫琳達進行治療,終於讓她能夠得到嚮往已久的性高潮。後來琳達就留在這家醫院擔任護士,運用她的天賦幫楊醫生治療各種形形色色的病人,於是就順理成章地展現了一幕幕的愛慾場面。

(女主角Linda Lovelace成為美國色情電影史上第一位超級巨星)


片中最受人矚目的,當然就是琳達施展深喉嚨口交絕技的片段,只見她兩三下就把巨根完全吞沒,據說當時在場的工作人員都看得目瞪口呆,深怕她一個不小心會被噎到。對於現在常看A片的人來說,可能會覺得已經司空見慣、沒有什麼新奇,不過在當年卻是一個里程碑,之前雖然也有人拍過口交戲,但是以深層口交為主題、強調其無限快感的,這可以說是電影史上頭一遭。達米諾在剪接這段口交場面時,他想要設法在銀幕上呈現琳達的無限快感和滿足,許多人都不明白女人可以像男人一樣有強烈快感,大家以為只有男人才有高潮、女人就沒有。然而想要表達令人信服的女性快感比較困難,於是達米諾到電影資料庫找出了火箭發射昇空的片段,還有教堂鐘響和火花綻放的畫面,通通都加插在口交戲的最高潮,結果倒是噱頭十足、堪稱是妙想天開的神來之筆。

除了招牌的口交戲之外,此片還安排了許多各式各樣的性愛場面,假如你以為當年的色情片比較含蓄的話,那麼你就大錯特錯了,此片大膽露骨的程度確實會令人咋舌。在開場不久就有一場極盡瘋狂的雜交派對,琳達和室友海倫兩人迎戰一大群猛男,其中的招數真的是花樣百出,現在的A片會玩的把戲在這裡差不多都玩遍了,詳細情形就不再費筆墨描述。比較值得一提的是,導演達米諾在這裡客串一個小角色,扮演一個想參一腳卻無法如願的怪叔叔,還真是蠻逗趣的。至於後半段則是由三種滑稽有趣的交歡場面組合而成,有琳達幫其他病人解決性愛的疑難雜症,還有楊醫生和另一位大胸脯金髮護士(Carol Connors飾)不時趁機胡天搞地,另外再加上琳達老是纏著楊醫生不放,搞得他是蠟燭兩頭燒、幾乎要無法招架,這種結合性愛和喜趣的手法在當年算是蠻新穎的。

(左圖:經典的深喉嚨口交和火箭發射昇空交叉剪接畫面)
(右圖:達米諾客串一個想參加雜交派對卻無法如願的怪叔叔)


有些人認為《深喉嚨》的成功主要是適逢其時,即使沒有《深喉嚨》出現,當時也會有其他片子取代它的地位,我覺得這種說法並不一定完全正確。此片能夠成功的因素,最主要還是在於出奇制勝,提供給群眾足以熱烈討論的話題。口交在當年還是一種禁忌,大家都認為口交是非法的,而且是違背自然、極端下流,所以連想都不敢想,從此片出現以後,口交才開始被認為是性愛中的一種情趣。至於口交是否真的能讓女性獲得快感,那就又另當別論了。以前的色情電影幾乎都是以男性觀點為主體(現在也大多是如此),藉著剝削女性的肉體來取悅男性,此片卻是融合當時剛崛起的女性主義觀點,以探討女性的情慾為中心主題,所以能夠吸引不少女性觀眾湧進戲院捧場,這種情形在其他色情電影中是看不到的。

最令人讚嘆的是編導製造荒謬的喜劇氣氛,劇情和對白都非常風趣幽默,不時讓人發出陣陣笑聲,藉此來沖淡觀眾目睹激情畫面時所產生忸怩不安。琳達的室友海倫在前半段是充當女丑角,當一個男人趴著猛舔她的陰部時,她蠻不在乎地點起一根香煙,並且說道:「你在吃東西時不介意我抽根煙吧?」(Mind if I smoke, while you're eating?),一般喜劇片中大概都很難看到如此幽默的對白。後半段則是由哈瑞雷恩斯(Harry Reems)所飾演的醫生盡情搞笑,他那種一邊唸著病歷還一邊和護士胡搞的瘋癲模樣,真的是讓人拍案叫絕。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此片的配樂和歌曲是由達米諾本人製作的,他把一些流行歌曲重新填上滑稽的歌詞,例如口交時所搭配的那首「Deeper and Deerper Throat」,輕快的旋律讓人不禁要跟著哼唱起來。後來甚至還發行了電影原聲帶,色情電影會發行原聲帶,這可能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創舉。

這部電影的拍攝時間只花了六天而已,琳達和哈瑞的主戲是在邁阿密拍攝的,回到紐約之後,再補拍一些哈瑞和卡洛(Carol Connors)的過場戲。所以琳達和卡洛很少在同一個場景中出現過,而且哈瑞在不同場景中居然理了不一樣的髮型。哈瑞本來是被請來擔任製作助理,但是達米諾在邁阿密找不到適合的男演員,所以就臨時叫哈瑞挺身上陣,然而他的表現卻是令人刮目相看。雖然成本只有兩萬多美元而已,不過票房收入卻據說高達六億美元,但是導演和幾位演員都沒有太多實質上的獲益。琳達的片酬只拿了1200美元,哈瑞則更可憐、僅有250美元而已。達米諾雖然持有三分之一的股份,不過為了怕惹禍上身,迫於情勢而不得不把股份賣掉,結果全部收入幾乎都落在黑手黨的手中。達米諾、琳達和哈瑞三個人,後來都成為美國色情電影界第一代的超級巨星。

(《深喉嚨》劇照欣賞)







四、《深喉嚨》帶動色情風潮

1972年6月12日,《深喉嚨》在紐約49街、位於時代廣場角落的新世界戲院首映,針對的是一般俗稱為「雨衣族」(Raincoaters)的觀眾群。所謂「雨衣族」就是一群寂寞的男人,他們穿著寬敞的雨衣或風衣來到成人戲院,一邊對著銀幕上的女人意淫一邊打手槍。沒想到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卻擁進了大批的一般觀眾,上百萬的美國人第一次在銀幕上目睹如此露骨的性愛場面。許多藝文界的名人在首輪放映時就已經到場觀看,包括有法蘭克辛納區(Frank Sinatra)、華倫比提(Warren Beatty)、楚門卡波堤(Truman Capote)、諾拉艾芙蓉(Nora Ephron)和鮑勃伍華德(Bob Woodward)等人,直到後來,在戲院看過《深喉嚨》的人遠遠超過任何其他色情電影。

《深喉嚨》能夠在短時間內造成轟動的原因,部份歸功於Screw雜誌的編輯Al Goldstein,在電影上映前一週所寫的一篇評論,他說此片是「有史以來最好的色情片」(the best porno ever made),於是好評口耳相傳,首週票房就突破三萬多美元。在此之前,一般色情片觀眾都只敢偷偷摸摸溜進窮街陋巷裡的破爛小戲院,而且戲院中的氣氛沉默凝重,每個人都跟其他人盡可能保持一段距離。如今,他們都在戲院前面大排長龍,對著採訪的攝影機高聲談笑,說他們等著要看《深喉嚨》,因為似乎其他人也都搶著要看。於是看色情片變成一種共同生活體驗,大家能夠滿足好奇心,並且彼此互相大聲談論心得,就好像是去參加一場喧嘩的嘉年華會。

(《深喉嚨》在紐約時代廣場的新世界戲院首映)


在紐約放映後的第八個月份,《深喉嚨》仍然持續吸引大批人潮,票房收入不斷再創新高。根據Variety雜誌在1973年1月10日發表的報導中提到,新世界戲院在星期五下午的場次全部客滿,外面等待入場的觀眾還在大排長龍,其中有單身女子、年輕情侶和中年夫婦,還有幾個提著購物袋的老婦人。一部色情電影竟然能夠吸引各種身份年齡的觀眾,這實在是非常不可思議。以前的色情電影大都是一些單捲短片,只能夠在地下成人戲院放映,專門提供特定族群前往觀看而已。《深喉嚨》卻是一部結構完整的劇情長片,有比較高的製作水準,最重要的是融合了許多幽默的橋段,對於色情電影來說是一種全新的嘗試,所以能夠讓一般觀眾比較容易接受。

《深喉嚨》在1972年橫掃主流電影市場,成為全年度最賣座的電影之一,這種盛況激勵了紐約時報的記者Ralph Blumenthal,在1973年1月21日發表一篇標題為「色情風潮」(Porno Chic)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詳細描述到色情電影如何日益茁壯,並且在楚門卡波堤等名人的贊助下成為社會新風尚,同時促使法院以第一修正案來保護言論自由。於是《深喉嚨》變成一種重要的社會次文化現象,成為社會各階層男女老少爭相目睹的熱門電影,就好像是主流電影一樣受到群眾的歡迎。這種現象使得右派政府大為震怒,於是《深喉嚨》成為掃蕩色情的首要目標,後來總共在23個州遭受禁演。但是對於廣大的民眾來說,「禁演」的意義就等於是「必看」,政府的禁令在無形中卻是幫《深喉嚨》作了最成功的免費宣傳。

(紐約時報記者Ralph Blumenthal發表一篇標題為「色情風潮」的文章)


主流電影評論界本來都忽視《深喉嚨》的存在,這種新型態的色情電影讓他們十分困惑,而無法給予正確的定位。後來隨著觀眾人潮的逐漸增加,各大主流報章雜誌才紛紛加入報導的行列,包括紐約、洛杉磯和芝加哥等地的時報,還有時代雜誌和新聞週刊等等,都發表了色情電影的專訪和評論。因為這種電影普遍受到觀眾的注意,有足夠的野心和冒險性,具有高度的報導價值,所以能夠讓讀者感到興趣。各家電視台的新聞和戲劇節目,也都把《深喉嚨》拿來當作討論或調侃的話題,尤其是一些滑稽的脫口秀,其中比較著名的是諧星鮑勃霍伯(Bob Hope)所說的一段笑話,他說:「我喜歡看動物電影,所以跑去看《深喉嚨》,還以為是關於長頸鹿的」(I went to see Deep Throat cause I'm fond of animal pictures, I thought it was about giraffes)。

1970年代初期,正是美國電影景氣最低迷的時候,然而卻有一部低成本的色情片大賺其錢,當然會讓好萊塢的人士格外眼紅,間接影響到他們往後拍片的路線。幾位色情片的導演和影評人都認為,色情電影會迅速成為一種新的藝術型態,而好萊塢的電影也會逐漸朝向露骨情色來發展,或許色情電影和主流電影在將來會融合成一體。這些當然都只是一些美好的空想,在往後並沒有真正得到實現,不過聽說派拉蒙片場真的就在暗地裡偷拍色情片,那實在也是見怪不怪的了。事實上有許多著名的大導演,例如法蘭西斯卡波拉(Francis Coppola)和韋斯克里文(Wes Craven)等人,在成名之前都曾經拍過色情片。據說,史丹利庫柏利克(Stanley Kubrick)在生前也有計劃要拍攝色情電影,但這可能只是謠傳的而已。

(鮑勃霍伯說了一段調侃《深喉嚨》的笑話)


除了報章雜誌、電視和電影等媒體之外,《深喉嚨》在學術界還引起了一陣廣泛的討論。性心理學家John Money博士認為,「此片指出女性有權力擁有她們自己的性生活,她們不能依慣例而被簡化成為男人的性工具」。南加大教授Arthur Knight則認為,「該片重新確認了兩性價值觀,對於婦女的性滿足表示同情,並認為其與男性滿足同等重要」。當時的女權運動者也給予聲援,她們指出「女主角對自身問題的關切和影片對袪除其冷感所作的努力,反映了製作人對女男平等的正確見解」。在這些見解的鼓動之下,於是吸引了許多女性觀眾前往觀賞,她們有的在入夜後單獨前往,有些則是三三兩兩結伴入場,這種現象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

當然也有一些評論家對《深喉嚨》很不以為然,著名的女性學者Ellen Willis就認為,「色情片把性愛看成割扁桃腺的手術,所有人都知道男人是把性和情感分離的,因為男人無法面對他們跟女人之間的真實情感」。心理分析家Ernest van den Hagg也認為,「色情片的性愛表演是脫離情感關係的,允許表演者完全不理會自己的人格,他們只是性器官的擁有者而不是真正的人類」。色情電影史學家Jim Holliday則指出,「多數觀看色情電影的男人害怕和懷疑女人,因為缺乏人格以致在生活中向女人屈服,男人因為對現實垂頭喪氣,於是只好轉向色情電影」。無論如何,《深喉嚨》使得色情電影成為社會注目的焦點,其社會意義已經遠超過影片本身的價值。

(甘迺迪總統夫人賈姬也喜歡看色情電影)



五、尼克森領軍的割喉戰爭

政治與色情的衝突由來已久,從古到今、不分中外的在位者都把人民當作兒童一般看待,他們深怕隱藏在人類內心的情慾,就好像是會傷害他人的毒蛇猛獸,於是他們設下了許多禁忌和法律,來箝制和封殺人民的言論行為自由。美國衛道人士在十九世紀末發起一連串的反罪惡運動,其中以康史塔克(Anthony Comstock)為代表性人物,在他的大力鼓吹倡導之下,美國議會於1873年制定了「康史塔克法案」(Comstock Law),不僅查禁猥褻、淫穢的色情書刊,還致力壓制其他與性有關的文學著作。包括托爾斯泰、巴爾札克、惠特曼、喬埃斯等人作品都被查禁。康史塔克是一個基本教義派,本身的精神狀態就不太正常,他的做法侵犯到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形同將狹隘的基督教義加諸在所有美國人身上。這個法案在美國橫行了將近九十年,直到1957年的「羅斯對美國案」(Roth vs. US)之後,最高法院才開始制定新的「淫穢作品法」(Obscene Publications Act),認為作品應以整體來判斷,如果作者反映的是生活的真實性,即不該被判定為淫穢作品。

1960年代後期,美國在歷經反越戰和性革命的洗禮之後,社會風氣逐漸走向改革開放,到處可見到成人書店和電影院,好萊塢電影裡充斥著赤裸畫面與髒話連篇,青少年的次文化越來越肆無忌憚,這些都引起了反色情人士的憤怒反彈。於是國會希望能夠組成一個「色情調查委員會」(Commission on Obscenity and Pornography),來評估色情對社會所造成的危害,並且藉此來立法打擊色情相關行業。詹森總統在1968年指派以洛哈特(Willial Lockhart)為首的18名成員,經過兩年的科學研究和調查後,終於得到幾項讓人感到十分意外的初步結論。委員會的報告中指出,並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接觸色情會導致犯罪、行為偏差或嚴重情緒障礙,事實是性犯罪者比一般人較不常使用色情刊物,比較可能生長於保守的家庭。政府沒有理由繼續干預成人閱讀、取得、觀賞任何書刊的完全自由,並且建議廢止州、聯邦、地區的猥褻法條,但應嚴格限制將色情刊物販售給年輕人,對這類刊物的公開廣告或展示亦應予以限制。

(看起來很正直的反色情人士基亭,事實上卻是一個江湖大騙子)


色情調查委員會的報告跟國會期望的結果大異其趣,在發表之前就遭受到反色情人士的強烈抗議,其中最主要的反對勢力是來自「正派書刊國民聯盟」(Citizens for Decent Literature)的基亭(Charles H。Keating,Jr.)。基亭被尼克森總統任命為委員會的一員,他竭盡所能阻撓報告的發表,並且杯葛會議、要求將主席洛哈特免職。基亭周遊全美發表演說來攻擊委員會,但最後委員會還是公佈了報告,基亭則堅持將他的46頁異議一併列入,警告委員會是在提倡「道德混亂」與「淫蕩哲學」。基亭是來自辛辛那提的律師,他在參加天主教男性靈修之後,成立了專事打擊猥褻的「正派書刊國民聯盟」,獲得天主教會、猶太教和基督教領袖的支持,看起來是一個很正直的優秀青年。事實上基亭卻是一個大騙子,他在1980年代涉嫌掏空加州一家「林肯儲蓄與借貸公司」(Lincoln Saving and Loan)的資產,最後惡性倒閉因而被判刑入獄,成為美國有史以來最大的金融醜聞。

尼克森總統本來並不反對最高法院對於淫穢的判定,他在1969年的演說中,還公開支持該法院自由派的立場,承認美國成年人都有權擁有色情刊物,他指出「最終的解答不在政府、而在人民手上」。然而在1970年秋季,面臨即將到來的期中選舉,同時又有學生示威運動增添民眾對社會失序的焦慮,尼克森為了爭取保守派選民的支持,因而翻轉立場譴責色情調查委員會,並且促使國會否決委員會的報告。期中選舉結束之後,尼克森任命伯格(Warren E。Burger)等四位保守派人士來擔任最高法院法官,這些新保守派表達了對於猥褻的立場,否定成人有權觀賞任何色情刊物、或是有權私下買賣色情刊物。於是尼克森政府開始以雷霆萬鈞之勢掃蕩色情,其實背後的動機非常單純,就是打擊色情有利政治。尼克森是標準的騎牆派政客,他打擊色情根本不是為了道德,而是討好保守派選民來換取個人的政治利益,卻忽視委員會的專業判斷和罔顧人民的言論自由。

(滿嘴道德卻行為不端的尼克森總統)


尼克森掃蕩色情的首要目標,就是當時正在紐約時代廣場放映的《深喉嚨》。直到1970年代為止,紐約州的審查制度算是美國境內比較嚴格的,然而先前的兩部成人片《夢娜》(Mona, the Virgin Nymph)和《校園女郎》(School Girl),卻都能夠在曼哈頓的戲院順利上演,而沒有遭到執法單位的查禁。不過《深喉嚨》在成功吸引大批觀眾人潮之後,很快的就引起檢警單位的高度關注,在紐約市長John Lindsay的命令之下,警察接連三次到新世界戲院查扣影片。1973年3月,紐約的法官Joel Tyler正式下達禁令,他把《深喉嚨》形容是「一場腐敗和骯髒的盛宴、猶如天火焚毀之前淫亂的所多瑪和蛾摩拉」,並且認為「這是一個應該被割斷的喉嚨」(This is one throat that deserves to be cut)。新世界戲院的老闆Bob Sumner在接到禁令之後,只能夠掛出一個大字幕,上面寫著「法官割喉、世界哀悼」(Judge Cuts Throat, World Mourns),來表達他心中的不滿與抗議。

《深喉嚨》在美國各地區的法院中放映,讓陪審團來決定是否涉及猥褻,不同地區的判決結果都大相逕庭,最後則總共在23個州遭受禁演。尼克森政府希望能夠全面鏟除這部電影,不僅下令關閉所有放映的戲院,還動員FBI來查封製作公司,幾位製片、導演和演員都被拉去問話。直到1976年為止,田納西州的孟菲斯等地都還有一連串的聯邦訴訟,總共有4家公司和117位相關人員被告上法庭,包括製片的黑手黨成員培瑞諾家族(Perainos),還有男主角哈瑞雷恩斯(Harry Reems),都被控告參與跨州界的散播猥褻罪名。然而這些查禁的舉動仍然無法阻止觀眾爭睹的熱潮,全國各地的戲院還是明目張膽在公然放映,而且這股熱潮是越演越烈。導演達米諾在1974年接受訪問時曾說過,色情風潮能夠延續那麼久,完全是尼克森政府和FBI的功勞,如果不是禁令激發民眾好奇心的話,所有事情可能在六個月前就已經結束了。

(法官割喉、世界哀悼)


《深喉嚨》事件中最可憐的受害者是男主角哈瑞雷恩斯,他的片酬只有250美元而已,不能干涉影片的拍攝和剪接,對於電影發行及上映也沒有任何發言權,甚至他還是臨時被找來充當演員的,然而聯邦政府卻要他為整部電影負起全責。1974年7月7日,哈瑞在紐約家中被FBI逮捕,於1976年在田納西州的孟菲斯接受審判。當時的檢察官Larry Parrish是一個年輕律師,同時也是業餘牧師,他提出了「參與就要負全責」的說法,真是讓人無法茍同的荒謬論調。這是美國有史以來第一次以猥褻罪起訴演員,因而引起了好萊塢演員們的極度關切,幾位大明星如華倫比提、莎莉麥克琳和傑克尼克森等人都相繼聲援,並且籌錢幫哈瑞打官司。幸虧共和黨在1977年敗選,改由民主黨的吉米卡特擔任總統,哈瑞才能夠被最高法院裁定無罪釋放。

尼克森以重整道德為口號來大力掃蕩色情,其實真面目卻是一個行為不端正的偽君子。在1972年的總統期中選舉時,共和黨為了取得對手的內部競選策略情報,竟然派遣安全顧問麥科德(James W. McCord)等五人,闖入位於華盛頓水門大廈的民主黨委員會辦公室,在安裝竊聽器並偷拍文件時被當場逮捕。事件發生後尼克森還極力掩蓋真相,直到後來經由華盛頓郵報的兩位記者鮑勃伍華德(Bob Woodward)和卡爾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的跟蹤報導,內幕真相才被陸續揭露出來,終於導致尼克森被迫辭職下臺。當時向兩位記者揭露水門事件的秘密證人,竟然是以「深喉嚨」為綽號,尼克森率領保守派人士查禁《深喉嚨》,結果卻被綽號「深喉嚨」的秘密證人整倒,真的是美國歷史上的一大諷刺。

(《深喉嚨》男主角哈瑞雷恩斯被聯邦政府以猥褻罪起訴)



六、命運多舛的深喉嚨女主角--琳達‧拉芙蕾絲

《深喉嚨》的女主角琳達‧拉芙蕾絲(Linda Lovelace),是美國影史上第一位以色情片走紅的超級巨星,甚至是有史以來最著名的色情片女星,她的名字還變成是一種通用的俗語,至少成為將近40本書和18首歌曲中的人物。2002年4月,琳達因為車禍不幸身亡,享年53歲,回顧她波瀾起伏的一生,讓人不禁感慨萬千。琳達是一位很難用言詞來形容的傳奇人物,她本來是一個羞澀的小女孩,後來卻一度以賣淫、吸食毒品為生,甚至還在銀幕上軀體橫陳、放蕩形骸,成為美國色情電影史上的重要里程碑。然而在1980年代以後,她卻轉變成女權運動者的利用工具,以過來人的身份強力譴責色情電影是「合法的強姦」。她的個性優柔寡斷、容易受人欺騙,與其說她是一位性革命的領導人物,倒不如說她像是一個終生渴望別人疼愛而困惑不安的小女孩。

琳達的本名是Linda Boreman,1949年1月10日出生於紐約的布朗克斯區,三歲時搬到揚克斯市,父親是當地的警察,母親則是普通的家庭主婦。琳達的母親是一個性情暴燥的虔誠天主教徒,從小就對她施以異常嚴格的管教,深信體罰是對女兒最好的教育方式,不容許她的言行舉止有任何差錯。在就讀天主教學校的時候,同學替她取了一個綽號叫做「神聖小姐」(Miss Holy Holy),因為她的性格內向孤僻,不容許自己跟男孩有任何身體上的接觸。琳達在16歲的時候,父親退休後全家搬到佛羅里達,她在那裡繼續完成高中學業,並沒有交到太多新的朋友。1969年,她本來打算要開一家小小的時裝店,過著默默無聞的平凡生活,沒想到卻發生了一場車禍,嚴重傷及顎骨和肋骨等部位,使得她的時裝店計劃暫時擱置。更重要的是,她遇到後來的第一任丈夫恰克(Chuck Traynor),從此以後她的人生也走上了一條完全不同的道路。

(琳達本來是一個性格內向孤僻的小女孩)


琳達的傷勢痊癒後,有一天和女性友人在游泳池邊消磨時間,雖然身上仍然有明顯的受傷疤痕,卻還是被一個名叫恰克的酒吧老闆兼皮條客盯上了,在恰克的花言巧語之下,兩個人很快就同居在一起。恰克是一個性格粗暴、佔有慾強的黑道份子,跟琳達的內向害羞是截然不同的,然而這種相反的個性卻強烈吸引住她,讓她深陷其中而無法自拔。恰克原本在邁阿密擁有自己的小酒吧,但因經營不善導致生意一落千丈,苦無出路的他只能藉由毒品來麻醉自己,在這段日子裡,都是依賴琳達賣淫來維持他們倆人的生計。1969到1972年間,恰克不斷對琳達軟硬兼施,迫使琳達為他出賣身體賺錢,不僅用甜言蜜語來討好她、博取她的同情,而且不斷虐待毆打她、逼迫她就範,還包括不時拿槍威脅她跟自己交歡。恰克在後來雖然承認毆打過她,但卻辯白說性虐待是彼此間為了提高性趣的一部份,要她隨時隨地能夠迎合自己的需要。

1971年,琳達和恰克倆人終於結為夫妻,並且一起回到紐約尋找新的出路。琳達後來在自傳中寫到,恰克決定和她結婚,是為了避免她被迫在法庭中作證指控他吸毒。琳達跟隨丈夫一同染上毒癮,不同的是,恰克雖然是她的丈夫,卻同時也是她的經紀人兼皮條客,把她視為自己的長期飯票。琳達從丈夫的性奴隸變成出賣身體的賺錢工具,恰克在逼迫她賣淫來供應自己所需之餘,另外還指使她去拍攝非法地下色情電影。那些地下色情電影都是低成本的8釐米短片,通常是在紐約市的小公寓裡偷偷地拍攝,演員和工作人員大多是不知名的。琳達曾經拍過一打以上的地下色情短片,其中大部份是由一個名叫Ted Snyder的傢伙執導的,至於搭檔則大多是男演員Rob Everett。Rob Everett曾經對外聲稱,琳達不僅是自願拍攝色情片,她更是一個性愛的愛好者,喜歡眾多的性玩伴和粗暴的性行為。在恰克的指導之下,琳達拍攝的地下色情短片越來越怪異,其中甚至還包括一部片名叫做《Dog Fucker》的獸性電影,琳達後來在自傳中指稱是恰克拿槍逼她去拍的。

(琳達的長相不像一般的色情片女星,反倒像是一個清純的鄰家女孩)


1972年,琳達和恰克在一個狂歡派對中結識了達米諾(Gerard Damiano),達米諾是當時剛崛起的色情片導演,正在為下一部電影物色新演員。達米諾非常欣賞琳達的外型和口交技巧,就特別為她量身訂做寫了一個劇本,並且極力說服後台老闆來投資拍攝,這就是當年轟動一時的色情經典片《深喉嚨》。以當時的標準來說,琳達的面貌和身材都不算出眾,她能夠得到達米諾的青睞,反而是因為她那種自然純真的鄰家女孩氣質。達米諾在回憶錄中提到他對琳達的印象,他說琳達有宛如處女般的純真臉孔,好像要討好別人去喜歡她似的,她就像是一個緊張不安的小女孩,她需要別人來控制和操縱她、甚至不惜因此而墮落,她必須把恰克緊緊抓在身邊,因為只有他才能夠支配束縛在她身上的鎖鏈。琳達後來曾經抱怨說,在電影開拍的前一天,恰克還粗暴地毆打她、甚至拿槍威脅她,要她翌日在攝影機前跟不同男子交合。達米諾的看法則是,琳達一直都活在恰克的陰影下,她溺愛他、不敢有違於他,甚至表現出一副心甘情願的模樣,一切都依隨丈夫的言行和性愛價值觀。

《深喉嚨》上演後成為當時最熱門的話題電影,琳達也吸引了大眾注目的眼光,各種雜誌媒體都紛紛搶著要訪問她,最早的是Screw雜誌的發行人Jim Buckley和編輯Al Goldstein,對影片和琳達本人都有深度的介紹和訪談。在接受強尼卡森(Johnny Carson)的「今夜秀」(Tonight Show)專訪之後,琳達更是引起了社會各階層人士的興趣,從中產階級到社會名流都對她充滿好奇。1973年,琳達成為「花花公子」(Playboy)和「君子」(Esquire)等著名雜誌的封面女郎,她的事業和名氣可以說都達到最高峰。為了乘勢追擊,琳達在1974年出版了第一本自傳「Inside Linda Lovelace」,出版商特別在封面上加了一張她的裸體照,於是很快的就成為暢銷書。她在自傳的開頭一章就說道,「我為性而生存,永遠都無法滿足,我會持續每天調整身體狀態以達到更佳的完美」。她在書中繼續保持那種喜歡性愛的蕩女形象,不時強調性愛的美好,因此出版後再度引起廣泛的回響,不少女性讀者都偷偷買來一本,期望能夠獲得琳達在書中所提及的神秘快感。

(琳達是美國第一位色情片皇后)


琳達的聲勢逐漸看漲,許多色情片商都想要從中得到好處,於是都把目光盯緊在她的身上,不過讓人奇怪的是,她在《深喉嚨》之後卻沒有其他比較出色的作品,因此無法讓她的聲望長久延續下去。這段期間出現一些打著琳達名號的色情片,大多是把她以前演出的色情短片重新編輯,諸如《The Confessions of Linda Lovelace》和《Linda Lovelace Meets Miss Jones》之類的,簡直就是以爛竽充數來矇騙觀眾。1974年,琳達主演了Joe Sarno執導的《深喉嚨續集》(Deep Throat II),但卻只是一部R級的軟調色情片而已,因為當時色情電影界正陷入最高法院米勒猥褻案的混亂中,於是迫不得已剪掉所有的露骨片段,造成觀眾看不到精彩鏡頭而抱怨連連。接下來的一部《琳達參選總統》(Linda Lovelace for President),則是軟調色情的喜劇片,票房仍然慘敗,使得琳達的聲勢不斷持續下滑。

1974年1月31日,琳達在拉斯維加斯的Dunes旅社遭到警方拘捕,原因是非法擁有古柯鹼和安非他命,這個事件預告了她的黃金時期即將結束。同年,琳達終於跟第一任丈夫恰克以離婚收場,離開一個曾經讓自己死心塌地的男人之後,她轉而依賴另一個男人David Winters。David Winters是她新的製作人和經紀人,為她製作了一部軟調色情喜劇片《琳達參選總統》,這部影片的失敗終結了她成為主流明星的美夢。琳達同時也出版了第二本自傳「The Intimate Diary of Linda Lovelace」,離開恰克之後,她才直言自己跟前夫的日子非常困苦,就像一個鄉下女孩在大都市裡迷失方向,為了生存而只得任人擺佈。琳達在「閣樓」(Penthouse)雜誌的訪問中首次透露真情,她說:「離開恰克後的日子有趣多了,最起碼我不用再受性虐待」。1976年,琳達結束她的事業和離開David Winters,馬上就嫁給一個名叫Larry Marchiano的建築工人,第二年生下了兒子Dominic,1980年又生下了女兒Lindsay。成為兩個兒女的母親之後,她希望能夠改過自新,就像一個重生的基督徒,跟丈夫和兒女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琳達主演的《琳達參選總統》是一部軟調色情喜劇片)


1980年代,琳達在女權運動者的慫恿之下,從色情片巨星轉變成為反色情的招牌人物,在Andrea Dworkin於1979年所寫的「Pornography:Men Possessing Women」一書中,琳達現身說法譴責色情片是在貶低女性。經過幾年的蟄伏,琳達在1980年又出版了第三本自傳「折磨」(Ordeal),這次是跟專欄作家Mike McGrady一起合著的,她完全擺脫了昔日的生活和價值觀,以過來人身份訴說當年自身的不幸,甚至強烈譴責色情電影中男性對女性的徹底剝削是一種「合法強姦」的勾當。這本自傳出版後立即成為暢銷書,她的故事變成女權運動者反色情的有力證據,在Andrea Dworkin、Catharine MacKinnon和Gloria Steinem等人的援助下,她加入了女權主義反色情組織,不時在各大學或政府聽證會發表反色情電影的演說。琳達在1981年3月21日的多倫多太陽報上如此說道,「當你看電影《深喉嚨》時,你是在看我被強姦,這部電影還在上映是一種罪惡,整個拍攝過程中有一把槍指著我的頭」。1986年,在司法部長米斯(Edwin Meese)所組成的色情調查委員會中,琳達曾經出庭作證並且發表類似的反色情聲明。

琳達的老伙伴們對於她的指控都很不以為然,達米諾在後來的訪談中則提到,「琳達需要受人支配,有人支配她,她就高興,所以她拍那部戲時很愉快,後來有人說她不該拍,於是她就後悔了」。色情片製作人Hart Williams把這種現象命名為「琳達併發症」(Linda Syndrome),意思就是指色情片女星對於以前的作為感到後悔,藉由譴責色情來跟過去的事業斷絕關係。1986年,琳達又寫了最後一本自傳「脫離枷鎖」(Out of Bondage),書中進一步描述到自己的險惡環境,還有如何從中站起來重過新生活,接受自己以至於接受別人的眼光。琳達在當時雖然是女權運動的重要一員,然而外界的壓力卻還是很多,其中有不少是來自女權運動組織本身。因為琳達的特殊身份與背景,許多女權運動者依然對她有所保留,這種情形讓琳達感到左右為難,她不禁抱怨說道:「她們一方面會指責我當年的做法,怪我不惜出賣身體賺取污穢的錢,另一方面,她們何曾不是利用我的名字來籌募運動款項?」,這席話道盡了女權運動者利用他人的殘酷現實,讓人從中深深體會到世態炎涼和人情冷暖。

(琳達在米斯委員會中聲明:「當你看電影《深喉嚨》時,你是在看我被強姦」)


琳達在女權運動中,只有擔任提供他人支援的角色,卻很少得到對方的支援,不管是在精神上或生活上,都只能夠自給自足。更令她感到無奈的是,從1980年代後期開始,她的身體健康狀態就每況愈下。1987年,琳達因為先前注射的矽膠發生問題,所以進行了一次乳房切除手術,在手術的過程當中,醫生卻發現她的肝臟機能失常,起因是早年的車禍嚴重破壞肝臟組織,於是又動了一次重大的肝臟移植手術。雖然手術的結果很成功,不過在她的有生之年,每個月都要接受2500美元高價的抗排斥藥物注射。1990年,因為琳達丈夫的建築事業倒閉,於是全家搬到科羅拉多,琳達在休養一段日子後,曾經一度在藥房工作,卻因為腿部靜脈曲張造成無法長時間站立。琳達把病因歸咎於,前夫恰克以前經常對她毆打和虐待,造成腿部血液循環的永久性傷害。1993年,琳達又到一家電腦公司擔任零售工作,時薪只有9.45美元,但因為身體不適而經常遲到早退,於是一年後就被公司解雇。

1996年,琳達和第三任丈夫Larry Marchiano結束了長達20年的婚姻關係,她對外宣稱,她不能忍受丈夫長期酗酒、經常對她發脾氣,他們只有在結婚前兩年才是真心相愛的。就像她的每次婚姻一樣,她都把問題怪罪到對方身上,可以說她的愛情路程一直都不太愉快,從中更能看到她脆弱無助的一面。琳達最後幾年都住在丹佛的一間小公寓,並且在一家投資公司擔任辦事員和負責夜間清潔工作。很讓人意外的是,高齡52歲的琳達竟然在2001年復出重操舊業,為一本叫做「大腿秀」(Leg Show)的色情雜誌拍攝寫真輯,突然間就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鏡,她甚至還宣稱,「《深喉嚨》改變了某些伴侶的性生活,這或許畢竟不是什麼壞事」。漫長的故事終究還是會有結束的一天,2002年4月3日,琳達開車失控撞到一個水泥招牌,車子連續翻滾了兩圈,經過將近三周的搶救之後,終於在4月22日因嚴重內傷不治身亡,前夫Larry和兩名兒女都陪伴在她的身旁。曾經一度綻放出短暫光芒的超級巨星,就這樣結束了她悲慘傳奇的一生。

(2001年,高齡52歲的琳達復出為Leg Show雜誌拍攝寫真輯)


PS. 琳達的傳記電影,目前正在拍攝中,由另一位話題女王Courtney Love主演,預計2006年會在美國上演......imdb

(以下資料來源:smh.com.au)

From Love to Lovelace
March 30, 2005 - 12:52PM

Courtney Love has reportedly agreed to play legendary porn star Linda Lovelace.

Daily Variety says that the 40-year-old actress and singer was attached to a biopic of the life of Deep Throat star Lovelace being developed by producer Jason Blum's firm Blumhouse Production.

The movie, tentatively titled Lovelace, will trace Lovelace's life from the age of 17, through her brief porn career and her subsequent life as a militant feminist until her death after a car accident in 2002 at the age of 53.

Love, the widow of grunge rocker Kurt Cobain, will produce the film along with Blum, while Merritt Johnson has been assigned to write the script.

Love's 16-month battle with the US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ended last month when she escaped jail time and was sentenced to a total of three years' probation in two criminal cases that had dogged her drug-fuelled life and career.

(Love, left, will play Deep Throat star Lovelace, right.)

 

全站熱搜

Pro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