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爾維爾以冷調的手法來描寫殺手末路的悲劇宿命,營造出一股極為蒼涼凜冽的氣氛........



中文片名:午後七點零七分 (冷面殺手) (獨行殺手)
原文片名:Le Samourai
導演:Jean-Pierre Melville
國別:法國 / 義大利
年份:1967

===============================================================

在我年輕時看過的電影裡面,梅爾維爾(Jean-Pierre Melville)導演的《午後七點零七分》(Le Samourai, 1967),可以說是讓我最懷念的其中一部。那種冷冽肅殺的影片風格,還有亞蘭德倫的沉默殺手形象,多年來都經常在我的腦海中徘徊不去。可惜等了許多年,台灣都沒有發行過此片的任何影音產品,所以一直苦無機會再重溫舊夢。最近終於痛下決心買了新發行的一區標準版DVD,雖然只有英文字幕而已,但好在此片的對白並不多,我的破英文程度還是可以勉強應付,總算是完成了生平的一大心願。

法國導演梅爾維爾是首開電影獨立製作風氣的人,在1949年即以極低的預算自製自編自導了一部《海的沉默》(Le Silence de la Mer),因而震驚影壇。詩人導演考克多(Jean Cocteau)非常賞識他的才華,在隔年就邀請他共同合作拍攝《可怕的孩子們》(Les Enfants terribles)。梅爾維爾是法國新浪潮間接的先驅者,被公認為法國新浪潮的精神之父,尤其是高達(Jean-Luc Godard)受到他的影響最深,高達甚至還戲稱自己是梅爾維爾精神上的兒子,並且邀請梅爾維爾客串演出《斷了氣》(A bout de souffle, 1960)中的作家角色。

然而梅爾維爾在國際間最知名的,卻是那些黑色電影和警匪片,除了這裡要介紹的《午後七點零七分》之外,其他還有《仁義》(Le Cercle Rouge, 1970)和《大黎明》(Un Flic, 1972)等等。梅爾維爾擅長描寫黑幫人物的心理和江湖義氣,對後來的黑幫電影和警匪片影響非常深遠,尤其吳宇森更是極為推崇和師法他的風格。吳宇森《英雄本色》中的小馬哥風衣扮像就是模仿《午後七點零七分》中的亞蘭德倫,《午後七點零七分》中殺手和女琴師的關係也被吳宇森重新改造成為《喋血雙雄》。吳宇森曾經說過,《午後七點零七分》是他所見電影中最近乎完美的,我非常同意他的這個說法。

(梅爾維爾在拍片現場)


先從片名開始談起好了,本片曾經在台灣上演過兩次,第一次的中文片名是「午後七點零七分」,雖然是台灣老影迷比較熟知的片名,卻無法看出其中的劇情內容和含意。第二次的中文片名則是「冷面殺手」,和香港的片名「獨行殺手」非常相似,讓我們得知劇情是關於一個冷漠孤獨的殺手,不過這兩種片名仍然還是有不足之處。本片的法文片名是「Le Samourai」,這是從日本傳入法國的外來語,就是「武士」的意思。梅爾維爾把1940年代的美國黑幫電影元素,和1960年代的法國次文化相結合,並且加上日本的武士道精神,融合成為他個人獨特的黑色電影風格。以日本的「武士」為片名,一方面是隱喻片中的殺手宛如現代武士,另一方面則顯示影片仿照日本能劇的簡約風格。

亞蘭德倫所飾演的就是一個獨來獨往的殺手,他受雇去暗殺一家夜總會的老闆,卻不慎在案發現場被經過的女琴師看見,因而在賭場被臨檢的警察當成嫌犯帶到警局。因為他有完整的不在場證明,同時目擊的女琴師也意外沒有指認他,所以警方只能夠暫時將他釋放。不過負責的警探還是認為他涉有重嫌,仍然不斷暗中監視他的行動,而且黑道份子也要將他處決滅口,於是這名殺手頓時成為黑白兩道夾擊的對象......這個題材假如落入好萊塢庸俗導演手中,大概會被搞成一部連番鎗戰和飛車追逐的刺激動作片,但是梅爾維爾卻反其道而行,改以冷調的手法來描寫殺手末路的悲劇宿命,營造出一股極為蒼涼凜冽的氣氛。



從影片開頭第一幕,就能夠強烈感受到那種孤寂清冷的氣息,那是一個與世隔絕的空曠房間,看得見的只有中間的一個鳥籠和右邊的一張床,然後看到一縷冉冉上升的輕煙,我們才注意到床上還有一個人,一個寂靜無聲躺在床上抽煙的人,聽得到的只有鳥籠裡金絲雀的啁啾叫聲。在這個幽暗凝固的長鏡頭中,那人不知道已經抽了多久的煙,然後螢幕上出現一段引言--「There is no greater solitude than that of the samurai, unless it is that of the tiger in the jungle...」 (沒有比武士更孤獨的,除非是森林裡的老虎)。這個註明是出自「武士道」(Bushido)的一段引話,雖然是梅爾維爾自己杜撰的,卻明確點出本片的題旨和風格。

亞蘭德倫所飾演的殺手就像是一隻孤獨的野狼,冷靜機智而且沉默寡言,出擊的時候快狠準,受傷後卻只能回到窩裡默默舔著自己的傷口。他沒有朋友和情人,就是有也不敢和他們過於親近,因為他已經完全活在自己的封閉世界裡面,跟他最親近的或許就是鳥籠裡的那隻金絲雀。他雖然是一個冷酷無情的殺手,卻有自己的一套道德標準,就好像是一個崇尚榮譽和道義的現代武士。他不想看到女友為他受苦,同時也不會接受黑幫的合約去殺害女琴師,因為他曾經受過女琴師幫他脫罪的恩惠,所以他寧願犧牲自己也要顧全道義。日本古代的武士可以為了榮譽和道義犧牲性命,同樣的他也是為了恪守自己的原則,他身為一個殺手終究無法擺脫悲劇性的命運。



為了呈現殺手孤獨的內心世界,梅爾維爾採用非常風格化的極簡主義手法,從場景、燈光、表演和對話等等都極為精簡。讓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冰冷的影像風格,整部影片都是一種朦朧的藍灰色調,好像是黑白片加了微妙豐富的藍灰色。室外是陰雲密佈細雨綿綿,室內則是抑鬱深沉的灰暗,據說是攝影指導昂利德卡埃(Henri Decae)使用微弱的燈光把多餘的色彩濾掉。除此之外,全片的對話也是少之又少,演員的表演更是不動聲色,在片中發出最多聲音的可能是那隻孤獨的金絲雀。雖然是一部描寫黑幫暴力社會的電影,但卻沒有太多的動作場面,在極為少數的鎗戰場面中,都處理得非常乾淨俐落彈不虛發,不會像時下的動作片那般空打了一堆無用的子彈。

梅爾維爾最成功的地方就是教導我們,一部電影不必依賴動作場面來製造緊張懸疑,過多無謂的動作場面反倒會破壞懸疑的張力,真正必須著重的應該是角色的塑造和情節的鋪陳。在角色塑造的方面,片中的殺手和警探就像是一場棋局中的兩個對手,殺手的冷靜機智和沉默寡言,對照到警探的火爆衝動和聒噪多言,還有殺手的堅守原則和警探的威脅利誘相對比,都能夠營造出非常強勁的戲劇張力。在情節鋪陳的方面,梅爾維爾的手法可以說是異常細膩卻又不動聲色,從影片開始的殺手起身穿著風衣,端正地戴上和慢慢調整呢帽的位置,然後在街上偷車、換車牌和取槍,步步為營安排不在場證明,再偷偷潛入夜總會執行暗殺任務,整個將近十幾分鐘的片段幾乎沒有什麼對白,卻能夠緊緊扣住觀眾的心弦。

另外還有兩個非常細膩和精彩的片段是不能不提的,不僅能夠展現梅爾維爾的高明處理手法,更是後來的導演經常模仿的經典片段。其中一個是警方派人到殺手房間安裝竊聽器,然後殺手又如何從蛛絲馬跡來破解的片段,梅爾維爾對於竊聽高手的謹慎和慢條斯理,還有殺手的機智破解方法,都描寫得極為傳神和獨到,讓這個漫長和沒有任何對白的片段顯得韻味十足。再來就是殺手在地鐵站被警方跟監的片段,雖然警方在各個地點佈下了天羅地網,但是殺手卻敏捷迅速地切換列車和站臺,完全把那些警察當作玩具一樣戲弄。這個跟監的片段對於後來的警匪片影響非常深遠,最著名的例子是威廉佛列金導演的《霹靂神探》(The French Connection, 1971),那個警察和毒梟在地鐵站跟蹤和反跟蹤的片段,就是仿傚本片作法的最佳範例。

梅爾維爾是許多知名導演所崇拜的大師典範,從華特希爾、吳宇森到昆丁塔倫提諾等人,都可以看到受其影響的痕跡。據說,吳宇森即將在近年重拍他的《仁義》和《午後七點零七分》,看起來梅爾維爾的風潮還不會顯得過時,仍然會在這個世紀繼續延續下去。

===============================================================

一區DVD畫面擷圖........





































===============================================================

2006/12/21補充:

雖然此片的對白不多,而且沒有太多生字,但假如有中文字幕的話,觀賞起來還是會比較輕鬆。

我已經將中文字幕翻譯出來,上傳到射手網,有需要的人可以取用......
http://www.shooter.com.cn/sub/detail.html?id=49380

我的自製版DVD畫面擷圖......











全站熱搜

Pro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