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巨人》(Little Big Man, 1970)的原始構想可能是受到約翰福特《搜索者》(The Sercher, 1956)的影響,《搜索者》描述一個白人小女孩在幼年時被印第安人擄去,長大後被叔叔尋獲時,已經被印第安人同化,而產生身份認同的問題。約翰福特拍過一大堆「打紅蕃」的西部片,在這部《搜索者》中還是將印第安人當成侵略者,所以我向來對約翰福特的西部片沒有太多好感。

亞瑟潘的西部片《小巨人》,才是真正站在印第安人的立場,來審視整個西部開拓史的真相。達斯汀霍夫曼飾演一個白人孤兒,幼年時被印第安人撫養長大,回到白人社會中卻被當成異類,從他的眼光中可以看到,印第安人的純樸率直安身立命,而白人則是狡猾粗野貪得無厭。誰才是真正的侵略者呢?

亞瑟潘和庫柏利克都很喜歡用對位法,悲慘哀淒的情節卻拍得幽默而具諷刺性。在《我倆沒有明天》(Bonnie and Clyde, 1967)中,殺出重圍的盜匪開著傷痕累累的車子,卻配上詼諧的斑鳩及小提琴。在《小巨人》的騎兵隊屠殺印第安人時,則配上輕鬆的橫笛進行曲,反諷的意味非常濃厚。

 

創作者介紹

PromLin的非主流部落 (Pixnet新站)

Prom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